晚霞的期盼

发布于:2021-05-11 23:15:25

  初二作文 [一] 大风,吹翻了干草做的屋顶,雨也顺势滑落,毫无忌肆地打在伊洛的脸上。来源:作文网耳畔是时候该响起婶婶的催叫声了,他想。于是,如他所愿他听见了。此月第五次拿上工具,带上梯子,摸黑攀上了屋顶进行修补工作。 “哥,”年幼的表妹叫唤着,“当心。” “嗯。晚霞你怎么不睡觉呢?已经很晚咯。”少年回答着。 “他们又差遣你做这种活么?”女孩从来不管父母叫做爸妈,年幼却被长者带得非同成熟。 “没关系啦,寄人篱下总是要帮忙做点家务的。还有啊,对你爸妈礼貌点。” “他们就这样活生生地把你害得家破人亡你还能如此好声好气,真是怀疑你脑子的构造。” “晚霞,你快点回去睡觉!”提起伤心的事情,难免痛苦激动伤神。 也只有对表妹如此温柔了,对于他人他就是一冷漠的青年。自幼父母双亡,寄人篱下,冷漠寡言,还经常遭到叔叔婶婶的毒打辱骂。似乎所有的霉运都落到了他身上,但是少年的外表总是表现的很坚强。他知道只有沉默才能够减少别人对他的伤害,例如别人的调侃,闻之若无。 [二] 少年背负着身上的伤,困难地回"家"。叔叔婶婶视之不见,只是哼了一声,又差遣他洗碗拖地。 他们满心地想伊洛肯定又出去跟别人打架了。 伊洛头也不回地走进了隔板间,每一次不是自己挑起的,是混混们辱骂自己的父母以及,叔叔婶婶。即便是杀亲凶手,亲情专题作文>亲情却总是抹不掉的,流淌着同一个亲人身上的血,保存着同一个亲人身上的性格,同样的放荡不羁,同样的倔强。 殷红的手碰到了清澈的水,立马晕开了一抹艳红。刺骨的痛使少年的手微微一缩,但又更加坚定地伸进去。空气布满了腥血味,直叫人恶心。想必是出血很多了。 [三] 洗衣前经过叔叔婶婶的卧室,偶的听见密语的商讨。说是要把什么东西卖了。"…水晶瓶。"敏感的字眼使伊洛颤栗于门口。"吱呀??"房门打开,迎面而来的是他叔叔。男子愕然地望着站在门口的伊洛,停泄三四秒后,一阵清脆的声音扫过少年的脸颊。 “干嘛偷听我们讲话?你知道那是犯法的!”明显地听出男子的气怒。 “哟,还知道犯法的?”轻佻的语气,勾起男子的愤怒。 “你别不知好歹。你吃我的住我的。” “我吃的是我爸的,住的是我爸的。当然这些可以赠给你们,但是,”少年顿住了,“水晶瓶不准你卖掉。”歇斯底里地吼叫。 “我是他遗产的继承者,卖不卖不干你事。” 少年不能没有水晶瓶,这是父母给他留下的唯一的东西。生性好强的他不得不为这瓶子低下头,语气便软了起来“叔叔,这些东西你都可以拿去用,但是,水晶瓶请你还给我!”泪水夺眶而出,*时忍住的泪也都一齐泻出。 男子当着伊洛的面,将瓶子锁进了家中唯一的带锁柜子,钥匙摔成两半,“你要是想把瓶子拿出来,你就砸,用力的砸,我就不信你的瓶子不会被砸坏。”男子走出屋子,留下不知所措的伊洛,以及刚刚被惊醒的晚霞。 [四] “那是我活在世上唯一的支持。没有它,生还有什么意义?我宁愿你爸再一把火把我也一起烧死。” “哥……”晚霞唤住了伊洛的念头。 “嗯?” “不要,可以么?” “没有的事。晚霞你要好好孝敬你父母。对他们不好的应该是我,我不希望我扰乱了你们的关系。” 少年的声音很轻很轻,仿佛已经穿过了一个世纪,“那么,我走了,”带着轻微的不舍“不要太想我噢。” “你去哪?”话音未落,名叫伊洛的少年踏上了陆地的最后一步,迈向空中,垂直降落,无声无息。 [五] 最后一抹余晖同时消失在天际,记录着又一个生命的消逝。 晚霞在期盼,第二天的新生。 [六] 那位名叫晚霞的女孩在期盼,伊洛的新生。

相关推荐

猜你喜欢